北京pk10走势图 > 音乐 >

豆瓣FM“”背后:音乐生意的好时机来了

2019-02-23 23:45:33 音乐196℃
编辑:卢本伟

  2月20日,又一家公司加入了音乐平台的阵营。诞生10年又沉寂数年的豆瓣FM,在这一天宣布“”,刚为豆瓣FM引来腾讯音乐投资的DNV音乐集团CEO唐子御对记者说,豆瓣FM会是最后一家入局者。他认为,现在是做音乐生意的好时机。“到现在为止,音乐还是一个好赛道,”国信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张衡这样判断,资本在最近几个月加快助力音乐。腾讯音乐上市前后,网易云音乐获得6亿美元融资,曾放弃百度音乐业务的百度,也通过投资网易云音乐重回战场。另一家短视频平台抖音也加入战局,今年1月,抖音推出“看见音乐”计划扶持音乐人。

  腾讯音乐上市前后,曾多次因高估值引发争议。但腾讯音乐股价表现很稳,即使在大批公司上市即破发的去年12月,其股价也基本稳定,从13美元涨至目前的17美元。

  去年12月,腾讯音乐在美国上市,2月22日市值达276亿美元,俨然又一个互联网小巨头。这个市值,比爱奇艺同一时间的165亿美元,高出100多亿美元,是另一家上市视频公司bilibili的5倍多。在中概股互联网公司中,腾讯音乐市值排名第六。

  成为音乐分发主流渠道后,互联网音乐开始改变音乐产业。从业10多年后,李得把希望寄托在音乐平台身上。他希望能有一个线上平台,替代传统经纪公司,帮音乐人获利。

  音乐平台之间曾战火猛烈。在最激烈的2015至2018年,为了独家版权,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掀起几轮版权大战,为争夺用户,微信也曾拦截过虾米音乐的分享链接。

  去年资本寒冬后,互联网市场开始冷静。曾风行一时的流量及免费在去年受到挫折,更多公司考虑如何活下去。对于音乐平台而言,也有同样思考。“我们恰恰赶在了整个资本行业冷静的状态,”唐子御认为,当前各大音乐平台都需要考虑怎么赚钱,豆瓣FM在这种状态下,也是看好音乐这门生意。

  音乐人、HiFive.AI首席策略官张昭轶告诉记者,腾讯音乐的版权收入包括付费收入、绿钻及转授权等,转授权收入的最大客户是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等竞品平台。同样,网易云音乐也有一部分版权内容的转授权给了腾讯音乐与虾米,这也是其收入来源之一。

  唐子御将替代传统唱片公司的模式视为“改朝换代”,他想改变行业利益分配规则。“音乐人天天做音乐,中国有十几亿人天天消费音乐,但音乐人没赚到钱,音乐平台也说自己没挣钱,钱去哪儿了?”唐子御认为,此前传统唱片公司把控音乐话语权的模式持续太久,唱片公司占据六七成以上的分成,比例过高 。“我们都有一个共识:音乐业接下来跟互联网息息相关,产业格局会改变。”

  “95后”图书公司产品经理林展秋有一个梦想,他想成为一名全职音乐人,为此,他和他的乐队出了3张专辑,总收入100多万元,小有盈利。

  “腾讯音乐上市是一个重要的信号,”唐子御认为,这向资本市场传达了中国音乐市场足够大的信息,甚至,让全世界看到了产业的变革。

  现在,音乐平台的阵营基本稳固,接下来怎么赚钱?据记者已知的商业模式,直播是重头戏,其次还有广告、会员、衍生品、线下活动和版权分发等。

  音乐平台崛起之前,林展秋的音乐梦想基本没有实现的可能性。从业10多年的音乐制作人李得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近两年音乐平台的发力,打破了索尼、环球等三大唱片制作公司的桎梏。以前,知名歌曲和歌手主要从这三大唱片公司诞生,而这两年,抖音捧红了一批歌曲,网易云音乐捧红了一批音乐人,唱片公司的影响力逐渐式微。林展秋的音乐专辑,也在音乐平台的推动下诞生。

  张衡向记者分析,从盈利角度看,音乐平台“比视频平台还有价值”。腾讯音乐2018年上半年盈利21亿元。对比之下,视频平台都还在亏损中,爱奇艺去年第三季度净亏损31亿元,以优酷为主的阿里大文娱去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达70.97亿元。腾讯视频未公布亏损数字,但也在大额亏损中。“所有的内容形式当中,音乐平台获取用户流量及用户持续性的成本,相对来说可能是最低的,”张衡说,视频网站到现在为止还一直在烧钱,且大手笔烧钱后,用户的稳定性、持续性依旧不高。而从几个主要的音乐平台来看,腾讯音乐旗下的QQ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,以及网易云音乐用户体量都有数亿,“从获取用户角度,它的成本低,性价比相对较高。”

  网易云音乐也曾有过成功案例。作为成功的音乐人之一,赵雷成功上也离不开网易云音乐扶持。李得告诉记者,赵雷被湖南卫视《歌手》看上,是因为之前就在网易云音乐上“唱红了。”赵雷也给予网易云音乐回报,他的音乐专辑《无法长大》在网易云音乐首发,销量超22万张,创造了音乐数字专辑售卖纪录。“现在是期,变化静悄悄,大家可能意识不到。但等这一帮人成长起来,你才会看到,原来那时就已有人在做这件事。”唐子御评价音乐平台对于整个音乐业的影响。

  腾讯音乐之外,BAT另外两大巨头也都在布局音乐。百度投资了网易云音乐,阿里整合了虾米音乐。最新一轮融资后,网易云音乐估值35亿美元。

  林展秋的专辑在数字音乐平台发布,在没有签约大经纪公司的前提下,成绩还不错:在一家音乐平台上,他的RAiNBOW乐队整张数字专辑排名靠前,仅次于周杰伦、赵雷、朴树、李志、好妹妹、陈粒。

  他告诉记者,像花椒和映客等一些专业的直播平台,财务表现上也不如腾讯音乐,根源是,这些平台需从外部购买流量,流量成本压力很大。而音乐平台本身就有过亿日活用户,做直播有优势,且音乐的用户群体与直播用户高度契合,很容易导流。

  最新数据显示,腾讯音乐月活用户接近8亿,网易云音乐公布用户数有6亿。日活数方面,腾讯音乐旗下酷狗、QQ及酷我音乐日活分别达3.52亿、2.93亿、1.32亿。作为其最大的竞争对手,网易云音乐日活为1.16亿。

  但这也不算是坏事。即使在最初级的阶段,就已有音乐平台实现了盈利,且扩大了传统音乐市场的外延。张衡认为,未来音乐平台能发掘出音乐业更大的商业价值,“从资源等各方面来看,他们没有做不成的概率,只是现在还没开始重点做。”

  这条,视频平台已经走过。视频网站一开始向采买剧集做分销,后来做自制的小型网剧、联播综艺,再通过网络独播剧和独播综艺,通过用户的力量重新找到了自己的话语权。而音乐行业,张昭轶认为,“现在还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,至少从体量上看,音乐平台的制作、造星能力和视频平台不能比。”

  腾讯音乐公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上半年,腾讯音乐收入86.19亿元,净利润21.12亿元。其中直播K歌收入占比超7成,腾讯音乐旗下直播平台包括全民K歌及酷狗直播、酷我繁星直播。另一部分收入是版权收入,占比29%。

  唐子御正在做这件事。他任职CEO的DNV公司除了豆瓣FM外,还有另一块业务,是帮音乐人做版权变现。目前收入不算多,去年给旗下前500名音乐人分成600万元,但这块业务增速很快,去年收入是前年的10倍。

  过去十余年生长后,音乐平台竞争格局逐渐稳定,经历了版权大战,完成用户积累,拉拢音乐人后,这门关于音乐的生意开始步入正轨,互联网平台对于传统音乐模式的,也同期进行中。

  尽管最早的音乐平台诞生已10多年,但“音乐平台的价值在最近才被真正认可,”张衡所指“最近”,是腾讯音乐上市前后。

  改朝换代背后,是新一轮利益变迁。李得曾帮音乐人策划了一个成功案例。他帮她摘掉花瓶标签,贴上才华标签,并通过网络平台积累粉丝。后来,这个音乐人众筹了一张唱片,她的音乐版税只有三四千块钱,但通过互联网内容平台孵化IP的服务,其个人商业价值直线上升。“对她来说,版税不再是她关注的事,她更关心内容运营的商业价值。”李得说,这种新商业模式,已不再是传统唱片公司擅长的范畴。

  

音乐

  关注并报道TMT(科技、传媒、通信)领域重大事件,擅长行业分析、深度报道。

  与视频平台相对单一的广告及会员收入相比,音乐平台收入模式多元,且还有已成型的、可观的线下演唱会等收入。对于其发展,张衡很看好,他认为,“大家如想去做多元变现的话,直播肯定是最现实、最简单,且体量最大。”

  拥有用户与流量后,音乐平台有可期盈利。唐子御认为,音乐可成为一门好生意,经历了十余年积累后,“他们(音乐平台)也需给市场一个交代,就是这类企业怎么挣钱?我们只要跟上这波风就好。”

  腾讯音乐之外,其他音乐平台未对外公布财务数据。张衡认为,即使目前仍在亏损的大型音乐平台,在多元变现模式支撑下,也有盈利可能性。

  在传媒行业,音乐也成为2018年的好标的。去年,影视公司受税收政策影响,大批企业陷入困境。游戏公司受版号影响,同样经历阵痛。而音乐公司,经过10多年发展后,不少公司都积累了数亿用户,尤其经过几轮版权大战洗礼后,下来的音乐公司价值明显。

搜索
网站分类